草語花香

やりたい事は、おっくせんまん、おっくせんまーん☆ 世の中に唯一つの草♪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[ --/--/-- --:-- ] スポンサー広告 | TB(-) | CM(-)

恋爱

有些事情不得不上来说一说。

前天突然看到一个贴,什么论坛不提了,讲的是『黒執事·狂騒』里小野的表现。说起来似乎已经成了情不自禁的程度。

一直踌躇着到底要不要翻译,或者八卦,或者谈谈感想,现在来看,其实都并非必须。

刚看完的那天晚上,我难过了好久,说我矫情也好,说是做戏也罢,一看见他掉泪我就想哭,卡在喉咙里干巴巴的疼痛。不管是不是配合现场气氛,他都必定难过了。

樱井孝宏上台时,带着胜利的光辉,或许那些眼泪那些动作是逢场作戏,但是当众人上去拥抱樱井的时候,当摄像机一直对着樱井的时候,有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的他呢?

不再是主角,他设计般跪地的一瞬,落泪的一刻,心情必定不会愉悦吧。

这是作为人的常识。

人人都会痛,人人都会难过,为什么要一意孤行认为他不会呢?是因为他是八嘎么?他脸皮厚么?他M么?

凭什么八嘎,就一定会永远欢笑着呢?一定要永远欢笑着逗大家欢笑呢?

那位发帖者或许也是这个心情,只是地点不合适,像这样的ひとり言,只适合在自己的地方喃喃自语,有人听也好,没人听也好,总不至于被打扰,总不至于被反对。

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,我只是希望,保留自己一点点的观点。

我喜欢他,我爱着他,不管是不是一部分,或许只是一个切片,对我来说,都是感动,都是宝物。

第二季或许会有卡米亚,或许我还会看,但是执事,在我心里早就已经完结。

早上出门,云很低,风很大,间隙间落着雨点。插着耳线听着Say your name!,突然在拥挤的公交车上,哭了。

[ 2010/06/28 21:31 ] [未分類] | TB(0) | CM(2)
你伤心了呢~momo
那天听小乌说这件事了。
听完之后我抚摸自己的脑袋说——幸好uraboku我没发病院
嘛阿,喜好问题本来就是自己得问题嘛。
你不喜欢可以但是干吗要说出来。小群体讨论就好了嘛~
你看我每次都是小群体讨论,噗~~~~(别抽我)
你喜欢他是他小子的福气啦,有这么好的饭饭在~
啥都不说了,紧给我repo吧,狠心的后妈
[ 2010/07/03 19:35 ] [ 編集 ]
>>>T酱
米事~说出来就好了,只是讨厌主办方这么做而已-________-''

repo啊……让我酝酿酝酿= =今天又么连上~
[ 2010/07/04 01:02 ] [ 編集 ]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